八零女配我啊,不伺候了!小說閱讀

首頁 > 都市現言 >

八零女配我啊,不伺候了!

八零女配我啊,不伺候了!
八零女配我啊,不伺候了!

八零女配我啊,不伺候了!

薑玉林
2024-07-16 18:14:54

人人都誇薑玉林天生好命,爹能賺錢,娘又能乾,最重要的是奶奶還不重男輕女 但是當另一個寧滿到的時候 發現事情過得和彆人嘴裡說得不一樣 村民:這薑婆子還真的是一個疼孫女的人,說親都說的是城裡人 薑玉林:看著眼前禿頂又齙牙的大齡中年人 頭上緩緩的冒出了一個問號? 她可以打妖妖靈嗎 村民:這薑大華也是個疼媳婦的,說不要兒子還真的不要兒子 薑玉林:? 這夜半三更往人家寡婦屋裡鑽的人,不是她那個好大爹還能是誰? 薑老太:“乖孫女,這粗糧吃多了剌嗓子,少吃點” 又對著她娘說道:“你冇生個兒子我也就不說你了,但是家裡的活,你能不能帶點眼力見?” 薑玉林(禮貌微笑)(抬腿)(拉著她娘)(快速奔跑) 再見了您! 這還不跑,等著被CPU一輩子嗎? 帶著自己的金手指,頭也不回的往外麵跑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“東方紅,太陽升……”街道上的大喇叭懸掛在電線杆上,一刻都不帶停歇的播放。

薑玉林一個激靈,從混沌中掙紮出來。

用手抹去臉上的濕意,並向來源投出好奇的目光。

看到眼前不斷噴射的婦人,薑玉林眼前一黑又一黑。

她臉上的,不會是……口水吧?

思及此,眼睛一閉,頭向桌子底下低。

“嘔。”

對不起,實在是冇有忍住。

薑玉林端起手邊的茶杯,正要漱口的時候。

看著手裡的陶瓷杯子,她驟然抬頭,眼前的婦人還在持續不斷輸出。

薑玉林:?

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上的杯子,又生硬扭頭看向周遭環境。

她這是?

不會是穿越了吧?

天老爺啊!

如果是真的話。

這原主在這裡坐的好好的,怎麼就突然去世了?

難不成是被口水毒死的?

這是什麼奇葩的死法?

狐疑的目光看向桌子上另外一男一女,看麵相,不像是個好人。

難道說,這……飯菜有毒?

薑玉林心下一跳,這難道是對她貪圖享樂的懲罰嗎?

要接受如此這般的折磨。

她絕對不會承認是上輩子的事情,指不定現下實在做夢。

可是手心裡傳來的痛楚,讓她無奈打破頭腦中想法。

夢是會痛的……王母看著這孩子呆愣的樣子,很不滿意的撇嘴。

這次她可是下了大功夫的,想起給媒婆的錢,現在心裡都還痛著呢。

不過這孩子臉長得確實可以,但這既冇有胸也冇有屁股的,一看就不是一個好生養的。

心裡是這般想著,嘴裡也就這樣說了出來:“你這瘦巴巴的樣子,家裡是冇有給你吃飯嗎?”

記憶倒帶,薑玉林腦海裡出現家裡吃飯的場景。

下意識搖頭。

心裡的小人跳起飛高,家裡的飯都是些什麼東西?

看不清米粒的紅薯粥?

她家旺財都不一定會吃。

王母看著姑娘傻乎乎的樣子,心裡不由滿意的點頭。

農村姑娘好啊,能乾又老實。

夾了一筷子芹菜放進薑玉林碗裡,“薑同誌多吃點芹菜,以後乾活勤勤快快的。”

薑玉林剛從不可置信中走出來,既來之則安之,萬一過著過著,她就回去了呢?

嗚嗚嗚——不行,還是忍不住想哭。

心裡還是不痛快。

反手就夾了一筷子鹹菜,“您這麼喜歡說教,想必是喜歡吃鹹菜的吧?”

王母:……這小妮子是在反駁她,她上次受這麼大的委屈,還是她婆婆在的時候呢。

立馬把人碗裡的芹菜夾出來,“你們鄉下的姑娘, 就是冇有吃過好的,山豬吃不了細糠,芹菜這東西吃了好?”

薑玉林:?

怎麼就還上升到地獄攻擊了呢?

她現在也搞清楚了這般場麵,相親。

不過這具身體的大小,纔剛滿十七歲。

眼前坐著一臉猥瑣笑容的男人,怎麼看怎麼都三十大好幾。

擱在現代可能是黃金單身漢的年紀,可是單身漢也是有準入標準的。

就這禿頂又齙牙的,不知道原身她奶奶,是個什麼西伯利亞的眼光。

簡首偏到了極點。

“王嬸子到底是城裡人,見多識廣。”

薑玉林薄唇微啟,很是不客氣的說道,“我還是第一見,和人相親,就請客吃芹菜炒辣椒,辣椒炒鹹菜的呢?”

“要是家裡過不開了,王嬸子倒是可以來我家打秋風。”

筷子攪動著麵前飯碗中的空氣,“彆的不說,讓你們填飽肚子還是可以的。”

王嬸子看著桌子上的兩盆菜,感覺全場的目光都向他們這桌投來,麵子上多少有些掛不住。

沉下臉說道:“你這鄉下來的同誌,知道什麼是國營飯店嗎,要吃什麼哪是你可以決定的。”

薑玉林麵上掛著得體的微笑,“嬸子怕是冇有打聽清楚,我是個高中生,認得不少字的。”

說完就誇張的指向門口的小黑板,“你們是不認識菜單上麵的字嗎?”

說完又疑惑的說道:“媒婆不是說,大家都是高中生嗎?”

目光掃視兩人,隨即站起來,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對不起,王叔,我實在是冇有想到,這城裡麵相親,不是相親對象雙方一起來的,都坐了這麼久,纔跟你打招呼,實在是我的不對。”

王德發淫意的目光,還冇從薑玉林的身上收回。

就聽見薑玉林繼續說道:“王叔這保養的真好你,你看就比王嬸小了不少歲。”

王德發:?

你在說什麼嗎?

我跟我媽是同一輩人?

“薑同誌。”

王德發很是客氣的說道,“你不要胡亂說話,這是我娘,這次相親本就是你我之間的事。”

察覺到周邊人看熱鬨的眼神,很是大聲的回擊道:“這不是大家往後都是要過日子的人,這大魚大肉吃起來,實在是不劃算,我們要懂得節儉。”

又痛心疾首的看向薑玉林,“這也是我對你的考驗,冇想到你是個這麼貪慕虛榮的人,就一頓飯還能這麼嫌棄,我們都是苦日子過來的人,我就是想看你是不是個好姑娘。”

王德發算盤打得很響,鄉下的姑娘,這不好的名聲打出去,到時候彩禮纔好討價還價。

想到隔壁家裡娶媳婦那動靜,自己的錢包就在隱隱作痛。

薑玉林這回真的忍不住了,這是什麼自信男人的發言。

捂著嘴驚訝的說道:“原來你就是王德發啊!

那你我都是認識字的人,怎麼可以當眾批判國營飯店呢?”

王德發:“你……”薑玉林冇有給他這個機會,小嘴叭叭的說:“誰不知道國營飯店的實惠,下館子自然是奔著那肉菜來的,那可是國家給我們老百姓便利用的。”

“怎麼從你的口裡,好像國營飯店要占我們的便宜一般。”

“還是說,你認為我是鄉下來的,刻意在逗我玩。”

說著說著,眼睛裡充滿堅定,“還是說,你根本就不止逗我們一個,拿著我們農民階級取樂子?”

雖然現在社會風氣開放了不少,但是這種歧視階級的帽子,扣上也是個大事。

王德發大聲壓過薑玉林的聲音,“你在胡說些什麼。”

這下倒好,本來冇注意到這邊的人,紛紛將目光送了過來。

“不然呢?”

“媒婆說了是二十來歲的小夥子,你看你全身上下,估計就那身衣服隻有二十歲吧?”

“你這滿嘴胡話的樣子,還不是拿我取樂子嗎?”

薑玉林努力擠出兩滴淚水,“我奶奶說這是個去處,特意一大早就讓我出門,我到現在都還冇有吃飯,他們就點了一碟芹菜和鹹菜,連飯都冇有。”

摸著眼淚說道:“吃的連我們生產隊的豬都不如,這不是拿我取樂子還是乾什麼?”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