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王太凶猛:吾妃不要跑小說閱讀

首頁 > 靈異 >

蛇王太凶猛:吾妃不要跑

蛇王太凶猛:吾妃不要跑
蛇王太凶猛:吾妃不要跑

蛇王太凶猛:吾妃不要跑

白小蝶
2024-06-13 13:47:12

她出生那天,天降暴雨,洪水淹了方圓數百裡,生靈塗炭 唯獨她家,穩穩噹噹的漂在洪水上 村裡人看到的是一條蟒蛇駝著她家,庇佑她順利降生 村裡人都叫她蛇婆娘——就是蛇的老婆 自打她出生後,家裡事事順遂,日子越過越好 直到18歲那天,村頭破廟裡的瞎子在她家門前哭鬨,說她家三日之內必大禍臨頭,全家死絕……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“這高人,不就是你嗎?”

手腕上的小白蛇,吞吐著蛇信子,咧著嘴巴笑意盈盈的對著我說道:

“瞎子給你的那本經傳,裡麵可有不少降妖除魔的方法。”

“你要是按照書裡寫的,把這火鍋店的邪崇給驅除了,那錢不就是你的了嗎?”

我一愣,對啊,司凜說的有道理啊!

隻要我按照經傳裡寫的方法,看好了這店裡的事情,就能賺個四五千。

那我一兩個月生活費就有了啊!

“牛!”

“我這就去跟老闆說說,它們家的這生意,我接了!”

我興沖沖的起身就要去找老闆,不過在去之前,我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。

“那我們要是乾不過這店裡的邪祟呢?”

我有點擔心的問卷在我手腕上的小白蛇。

“你放心,本王在,冇誰能夠傷的了你。”

小白蛇說著,對我抬起它那雙烏油油像是兩顆玻璃珠般閃亮的小眼睛。

“我會親自為夫人保駕護航。”

切,我纔不信司凜的話,老虎戴佛珠,假裝好菩薩。

我心裡吐槽了一句司凜,不過因為有了他的保證,我纔敢向著廚房走了進去。

老闆見我進來了,以為我是來投訴的,愁眉苦臉的對我道:“丫頭,要不你去隔壁家吃吧,我們家店裡出了點事情。

“老闆,剛纔我無意聽說你想請高人幫你們店裡看事,我就是高人,你們店裡的事情,可以交給我看看嗎?”

“你?”老闆不可置信的看著我。

“不瞞你說,我是玉華山玄真派六十五代單傳弟子,解決你們家的邪祟,不在話下。”

司凜昨晚已經解決了一個地縛靈,此時我跟老闆吹起牛逼來,我也毫不含糊。

“要是我冇看好,我半分錢都不要,要是看好了,價錢您看著給。反正不管怎麼說,你也不吃虧對不對?”

老闆還冇說話呢,經理就趕緊的對老闆說:“這丫頭看起來年紀輕輕,一看就不靠譜,王哥你彆信她。”

我白了一眼經理,這經理長得一臉精明能乾的樣子,看著就不像是什麼老實人。

老闆上下打量了我兩眼,冇理會經理。

“行,那你就幫我看看,我可提前告訴你,看不好我可不給錢!”

見老闆同意下來了,我就要老闆具體跟我描述一下他們店到底發生了什麼怪事?

老闆說,自從他開了這家火鍋店開始,他們店裡的顧客,總在火鍋沸騰的時候,看見火鍋裡滾出來一個帶血的人頭。

這些人頭會在火鍋裡滾上五六分鐘,然後又不見了。

開始一些顧客以為店裡的惡作劇。

但是經過這血人頭滾過的火鍋,裡麵的菜半點味道都冇有了。

客人投訴了好多次,可實在是冇辦法。

就連老闆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?

後來就有些人說他們店裡不乾淨,鬨鬼。

眼見著生意越來越不好,門店交了一年的租金,又不能退,老闆現在都快愁死了。

“是隻有某個鍋會滾出人頭,還是每個鍋都會滾出人頭?”我問店老闆。

“這不固定,哪個桌來了客人,就哪個桌出事。”

老闆苦著臉回答我。

“而且從火鍋裡滾出來的人頭,腦袋後邊都吊著跟大辮子,光著額頭,看著就跟電視裡的阿哥似的。”

阿哥?那是清朝遺留下來的邪祟?

我有些不解,於是再問老闆,那些人頭傷到人冇?

或者有冇有人吃了他們淡過人頭的火鍋就死了或者生病的?

聽到我問這話,老闆趕緊的對我擺手。

“這麼可能?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情,我這店早就關門大吉了!”

既然那些人頭隻是在火鍋裡洗洗澡,而又不傷人,此時我想到了經傳裡寫的餓死鬼。

被餓死鬼吃過的東西,一般都冇了什麼味道這種邪祟一般都是由那種活活餓死的人變成的。

因為生前腹中空空的死去,死後也對食物無比執著。

如果你發現你家經常有水果,或者是某種食物在正常的環境下,腐爛速度特彆快,那就說明你家經常被餓死鬼光顧。

甚至有些膽大的,在陰氣重的地方,還會現身跟人要吃的。

而且在火鍋店裡的餓死鬼,隻有個頭。

那些東西被它們吞進嘴了,又從脖子的喉管裡流出來,永遠都進不到肚,就更不知道飽。

隻要店裡出現可以吃的東西,這東西就出來搶。

現在知道了這東西是什麼之後,也就好辦了。

我按照經傳上所說的方法,跟老闆要了一碗泡了黑狗血的糯米,一碗泡了公雞血的硃砂。

糯米黑狗血,公雞血硃砂,都是鎮邪的好物。

但是要想對付那東西,還要缺少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東西。

那就是木匠手中的尺子。

這尺子,也叫魯班尺。

在古代,木匠這一行,都是魯班的後人。

魯班死後成了天上的神仙,所以他這一行留下來的工具,都有驅邪的效果。

而這魯班尺,不僅能對付鬼,甚至是能讓大部分的妖魔邪煞喪膽亡形!

並且國內現在有很多堪輿大師,也都在用這尺子勘探風水。

因此魯班尺,也叫風水尺。

但是這魯班尺,擱上一輩,還比較常見,木匠比較多。

但是現在滿翻遍十條街,連木匠都找不到半個。

更彆說是找這魯班尺了。

老闆聽說我要魯班尺,急的到處聯絡人。

直到晚上十一點,才從他一個一個古玩收藏店裡,找來了一把剛從鄉下收來的木匠尺。

不過雖然尺子有了,畢竟我也是第一次出手看事,也怕要是店裡的邪祟我對付不來,老闆要是在的話,不方便我要司凜一會出來幫我。

於是我要老闆在給我上了個鍋底加幾盤牛羊肉後,就打發他和經理走了。

現在整個店裡就隻剩下我一個人。

還有纏在我手腕上的司凜。

外麵夜色寂靜,隻有我麵前的火鍋在咕咕咕的冒著熱氣。

硃砂黑狗血,都一盤盤的擺在桌子旁邊。

魯班尺就在我手裡緊緊的握著。

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經曆,我也害怕啊!

我把配菜一盤盤的全都倒進熱氣騰騰的火鍋裡後,看向我手上的小白蛇。

“司凜,你能不能變成人和我坐在一起吃啊?”

起碼司凜變成人,那也是個人的模樣,也可以陪陪我。

但小白蛇像是猜到了我害怕,故意在我手腕上纏的更緊了,對我抬起一張乖憨的小腦袋。

“我要是現了身,把那東西嚇得不敢出來了,那你今晚不得白守一個晚上。”

擦,這臭蛇就是故意不想陪我唄,他在我手上和在我對麵坐著,能有什麼區彆?

不過畢竟我現在也有求於司凜,於是我就提醒司凜:

“那一會要我要是打不過那個東西,你要記得救我啊!”

此時看著小白蛇這可愛天真的模樣,一時間我都有點忘了,就是這看起來可愛到人畜無害的東西,害了我爸媽。

“那是自然,你可是我守了了十八年的妻子,你的命就是我的命。”

聽到小白蛇說它守我十八年,我又聯想到了我父母的死。

火鍋裡的紅肉在滾滾紅湯的燙灼下,開始慢慢變白。

濃鬱的香味傳滿了整個火鍋店。

我本來就很餓,看著我麵前這一鍋熱氣騰騰的肉。

我饞的直咽口水。

“要不,我在那人頭還冇出來之前,先吃幾口?”

我問了一句我自己,然後放下我手裡的魯班尺,端起碗拿起筷子,準備夾幾塊羊肉先吃吃。

可是就在我的筷子插進火鍋裡的時候,忽然,我的筷子像是刺破了類似魚泡的東西!

一陣黑白相間的液體瞬間就從我的筷子底下飆了上來!

我低頭往火鍋裡一看!

隻見一個冇有身子的男人頭,正浮在火鍋滾滾的濃湯裡!

而此時我手裡的兩根筷子,正直直的插進了那男人的兩個眼珠子裡!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